蒙大拿州遊記(上) – 美國蒙大拿州的夢幻婚禮

2014年的夏天,我第一次造訪蒙大拿州(Montana)。短短七天的旅程,我便深深愛上了這塊美麗的土地。從費城飛到蒙大拿州,中間至少必須轉機一次,整趟飛行最短也需要七、八個小時。即使如此,我和Walter還是在一年內去了蒙大拿州三次,可見我們有多愛這個地方!

第一次造訪蒙大拿州,是去參加Walter的好朋友史帝夫的姐姐,雪倫的婚禮。史帝夫是Walter在海軍陸戰隊時的好友,雖然他常常捉弄Walter,但他們的感情還是如同兄弟。史帝夫和他的家人不但非常款待我們,還帶我們體驗很多當地人才知道的活動和景點,我真的非常感激。

 在LAS機場的18小時

我們為了節省旅費,訂了一段非常不方便的班機。我們搭廉價航空Spirit Airlines從PHL(費城)飛到LAS(拉斯維加斯),再轉另一段廉航Allegiant Air從LAS 飛到GPI (Glacier Park International Airport),但這中間我們在拉斯維加斯有18個小時的候機時間,從晚上十點到隔日下午四點。

18個小時的候機,對我和Walter而言不是甚麼困難。我們想說,有錢的話,我們可以在賭城訂間便宜的飯店休息;沒錢的話,就在機場打地鋪。

出乎我們意料的是:我們的行李竟然丟了!

由於廉價航空彼此之間沒有合作,我們必須到拉斯維加斯把行李提出再重新check-in,但是到了拉斯維加斯後我們得知Spirit航空竟然沒把我們的行李送到。他們說我們的行李會搭明天同一班飛機,在24小時後送達。問題是24小時後我們搭乘的Allegiant Air已經在前往蒙大拿的路上,而且Allegiant每周只有一班飛機,無法隔日補送行李。也就是說,我們整段旅程都沒有行李了。

拉斯維加斯近郊
凌晨四五點,我和Walter兩個瘋子從機場用走的近賭城。拉斯維加斯除了最熱鬧的Strip以外,其他的方其實挺荒涼的。

在機場的18小時也不好過。我們當時因剛搬家又剛買車而財務吃緊,所以決定將錢省下,在機場打地鋪就好。但機場地板實在太難睡,我們只睡了一兩個小時便睡不著了。Walter提到Las Vegas城裡有很多便宜的自助餐,我們兩個決定「走路」一個半小時到城裡吃早餐。反正我們甚麼沒有時間最多!

大約凌晨4點,我們起身離開機場。

一上路我就後悔了,由於徹夜未眠,我的脾氣十分暴躁,路上一句話也不想說。凌晨時分的拉斯維加斯顯得異常安靜,只有陣陣的冷風和零星的車聲。

拉斯維加斯屬於莫哈維沙漠的一部份,四面土黃色的山丘景致與費城的翠綠十分不同。

我們拖著疲累的身軀緩慢地走著,天也漸漸亮了。經過將近兩小時的路程,我們總算到了目的地Gold Coast Hotel and Casino。這是一家裝潢略為俗氣的三星級飯店,但它的自助餐只要$9美元。

眼看距離早餐開始的七點鐘還有將近一小時,我們便在餐廳外面的賭場閒晃。我們決定也來試試運氣,說不定可以賺個幾毛錢。

Walter掏出一張一元美金,放進吃角子老虎機,果然不出我們意料,輸了。

七點一到,我們便前往餐廳。沒想到餐廳裡已有許多人潮,看來徹夜賭博狂歡的人還不少。自助餐的選擇眾多,從中式、美式、到墨西哥式料理應有盡有,雖然食物品質普普,但對徹夜未眠的我們也算是一種慰勞。

睡眠不足對於人的記憶有很大的影響。我不太記得我們吃完飯後是如何回到機場,到機場後又做了些甚麼。只記得我上了前往蒙大拿州的飛機後便沉沉睡去。

跟著蒙大拿人的腳步生活

飛行中的蒙大拿
徹夜沒睡的Walter還有閒情逸致拍下空中的夕陽,我已經在一旁睡死了。

我們降落的機場是GPI (Glacier Park International Airport),位於Kalispell的這座小機場是許多造訪冰河國家公園旅客的首選。我們的朋友史帝夫則是來自Kalispell附近開車約15分鐘,一個叫做Whitefish(白魚)的小鎮。

下飛機後一出機場,史帝夫已經和另外兩個朋友,約翰和班在外頭等我們了。我雖然聽過很多關於史帝夫的故事,但這是們第一次見面。來自賓州的約翰我見過幾次,他與史帝夫及Walter三人是海軍陸戰隊的朋友,而班則是史帝夫在加州的同事。大家都是這一兩天為了婚禮飛到蒙大拿的。

Glacier Park International Airport (GPI Airport)
GPI 機場非常小,像我們搭的班機每週只進出這個機場一次。GPI所在的Kalispell小鎮也是許多造訪冰河國家公園旅客的基地。

我們降落時已是晚上八點,但由於Kalispell的緯度很高,夏天基本上晚上十點多天才會全黑。

再過兩天就是婚禮,許多親朋好友相繼到達,於是今晚史帝夫的家人在後院辦了烤肉趴招待大家。一到史帝夫家,大家都熱情地向我和Walter打招呼說:「你們就是掉了行李的那兩位吧!」

Whitefish是一個人口僅6000多人的小鎮,左鄰右舍幾乎誰都認識誰,沒甚麼秘密可言,顯然我們掉了行李的消息比我們的人更早抵達Whitefish。

在這個都是白人的城鎮裡,我和Walter身為在場唯一的亞洲和拉丁美洲裔訪客,很難不突出。但是大家都非常友善,我們也認識了很多和史帝夫一起長大的朋友。

Home brewery beer tap
史帝夫的爸爸自己釀的啤酒有四種不同的口味。史帝夫的家族是愛爾蘭人,所以酒吧旁還放著一個愛爾蘭著名啤酒Guinness的牌子。對他們來說,永遠都是”Guiness Time”。

派對中供應了史帝夫的爸爸自己釀的啤酒。美國的Craft Beer十分盛行,常常可以喝到很特別的啤酒,但是這還是我第一次喝到家裡自製的啤酒!這些配方都是史帝夫的爸爸花了20年不斷改良而成,所以每種口味都超好喝!其中我最喜歡的是由史帝夫的媽媽命名的「Bonnie’s IPA」,啤酒中帶著微甜的柑橘香,有別於一般的IPA,一點都不苦。

Home brew tap beer
啤酒的把手直接連到冰箱裡的啤酒,只要輕撥把手就能喝到新鮮的tap beer了!

派對中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正當我們吃著香腸配啤酒,相談勝歡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警鈴聲。有別於救護車那種急促的警鈴,這警鈴比較像電影中直升機那種拉長的警鈴聲。警鈴一響,每個人都找遮蔽物躲了起來,Walter和我還有一些訪客一時之間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也嚇得趕快躲進屋裡。

警鈴結束後,所有當地人都笑翻了。

原來這警鈴是他們鎮上的傳統。每到晚上十點,警鈴聲會提醒16歲以下的人該回家了。雖然至今已沒有強迫作用,但警鈴還是延續傳統照響。派對中Whitefish的當地人說好警鈴一響,便要躲起來嚇嚇我們這些外地人。一瞬間我還真的以為那是空襲警報呢!

第一次體驗這種小鎮的派對,覺得真的非常有趣。連我的鄰居都很不熟的我,第一次見識這種街坊鄰里都很熟識的情形。不只是人,Whitefish的派對總會有很多狗來串門子,常常主人還沒來,狗狗都先來了。史帝夫說這裡的狗都是這樣,大家也很習慣了。

備槍中準備打靶
第二天一早史帝夫家客廳已鬧轟轟,仔細一看原來大家已經開始備槍了。這種全家族一起備槍的場景可不是哪裡都看得到呢。

由於史帝夫的家要等到婚禮後姊姊去度蜜月時才會有空房,我和Walter前幾天是住在史帝夫的家人為訪客租的小屋。一早到史帝夫家時,發現客廳竟然已經這麼多人。仔細一看,史帝夫的家人們正在清理槍枝、填滿彈匣。我這才想到昨天派對裡史帝夫說要帶男生們去打靶。

在美國有槍枝是很正常的事,除了在城市地區會規定不可以擁有槍械之外,在鄉下地區幾乎家家戶戶都有槍。美國對於人民擁有持槍權有許多爭議,但大多住在的鄉下的人都非常捍衛他們持有槍械的權利,畢竟不管是用來打獵或保護家園,槍都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份。而鄉下地區也很少會發生槍擊案,那些新聞中的案子大多都是來自於城市中、不合法的槍械。史帝夫也是個從小跟槍一起長大的小孩,對槍枝也十分了解。

對我而言,槍枝就很陌生了。除了高二時的軍訓課有打靶,一般台灣女生應該沒甚麼機會碰槍。這是我第二次打靶,第一次是一年前和Walter在密西根時。

史帝夫的Lewis Machine & Tool ˙7.62x51mm 來福槍。早上他還拿著它向Walter炫耀了一翻,顯然它的消音器非常厲害,兩人談得津津有味,但我完全聽不懂。

我們開車到了一片空地,備好槍枝、架好目標、戴上耳塞,射擊活動就開始了。

我記得高中軍訓課打靶時我非常緊張,一上場我已經忘記學過的東西,胡亂發射完子彈就恨不得趕快回家了。但在美國我反而不會緊張,因為Walter、史帝夫、和約翰都是退伍軍人,非常懂得槍械安全。每次打靶Walter就會一直考我「槍械安全守則」,考到我都會背了。他們也會很有耐心地教我,所以高中時的陰影便漸漸消除了。

史帝夫家珍藏的左輪手槍。
這趟打靶我沒有消耗太多子彈,因為高大的史帝夫配的槍好重,我連拿都快拿不起來,更別說瞄準了。
看Walter的架式,海軍陸戰隊訓練過的就是不一樣。

打靶完後,史帝夫帶我和Walter到附近的Walmart去買幾件換洗衣物以及婚禮要穿的衣服。我這才知道原來在Whitefish參加婚禮的人不用打領帶,只要穿件襯衫就好,就算下面穿短褲配拖鞋也沒關係,真的超隨興的!

那天下午我們便到婚宴會場幫忙布置。這裡的婚禮很多東西都是自己動手做。我們將燈柱烤成雪倫指定的粉紅色,還幫忙排桌椅、整理名片卡等等。

蒙大拿房舍
蒙大拿州不管從哪看過去都是一大片天空和綠地,難怪它有「大天空國度」(Big Sky Country)之稱。

晚上我們到史帝夫的朋友家吃飯,他們家有戶外的披薩烤爐。大家紛紛排隊製作自己的披薩,先是把麵團搓成想要的形狀,再加上喜歡的醬料與配料,最後再由史帝夫的朋友送進磚窯裡烤。披薩內所有的材料都很新鮮,連醬料也是手工製成,少了外面賣的那股防腐劑味。加上用磚窯烘烤下的餅皮特別Q軟,真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披薩。

磚窯烤披薩
這座磚窯是史帝夫的朋友自己建造的。蒙大拿人手邊總有各種進行中的project,對他們來說這也是生活中少不了的樂趣。
自製青醬雞肉披薩
我自製的青醬雞肉披薩,咬了一口才想到要照相。
美麗的晚霞

真的很喜歡美國家庭這種輕鬆、不會太刻意的派對。看著美景,配著美味的披薩和啤酒,真的覺得人生真美好。

那晚大家沒有玩到太晚,明天,可是重要的婚禮日。

冰河旁的夢幻婚禮

隔日早晨,由於史帝夫忙著張羅婚禮前的最後準備,我和Walter便在附近走走,隨後便回家梳洗,準備參加下午的婚禮。

結婚儀式約在下午四五點舉行,隨後便是餐會及派對。這是我第一次在美國參加婚禮,所以非常興奮。雪倫的婚禮會場布置得非常夢幻,學藝術的她美感非常敏銳,也一手規劃這場美麗的婚宴。

結婚儀式的場所風景非常漂亮,後方冰河國家公園的山脈更增添了幾分壯闊。我覺得應該沒有比這更美的婚宴場所了。婚禮儀式並不長,大約20分鐘左右。比較特別的是,新郎和新娘交換戒指後,由於男方是猶太人,他們還遵照傳統在雙方的手上纏下彩帶,象徵夫妻之間的羈絆。

蒙大拿州室外婚禮
美國有很多婚禮都是在教堂舉行,我好慶幸能參加這場這麼美麗的戶外婚禮。(照片來源: Green Kai Photography)

婚禮結束後,便是整晚的餐會和酒會。餐會和結婚儀式的地點只隔一條馬路,客人們紛紛入場,雪倫也穿著美麗的白紗招呼大家。

餐會的布置也是美輪美奐,蛋糕、餐桌、和食物都經過精心擺設,超夢幻的!

夢幻白色結婚蛋糕
美麗的結婚蛋糕是從他們Whitefish當地一家蛋糕店訂製的。不只造型好看,也十分美味。
婚禮布置桌椅擺設
餐會會場也布置得好美麗。照片中粉色和藍色的燈柱還是我前一天幫忙完成烤漆的,原來是要拿來當燈飾。

水晶吊燈也讓婚禮感覺更夢幻了。
刻桌子
餐會的入口處還放了一張木桌專門讓客人們刻字,雪倫說那張桌子將是她新家的吧檯。
刻桌子
Walter替我們兩個留了祝福,雖然看起來有點醜。
在晚餐正式開始前,大家便趁機拍照,喝點酒,聊聊天。我們也趁機協助架好讓客人拍照留念的Photo Booth。
蒙大拿婚禮
架好攝影棚後我們搶先試拍幾張
新郎官墨鏡
這場婚禮的新郎官都戴著可愛的粉色墨鏡,上面寫著”Groomsman”的字樣。史帝夫也是新郎官之一。
Steve & Walter
史帝夫 & Walter
因為丟了行李,我只好穿前一天到Walmart買的洋裝和鞋子,素顏就來參加婚禮了。
Keep Calm, The Marines Are Here
史帝夫的家人對於他這個海軍陸戰隊兒子十分驕傲,今天在場有三個Marines,當然要把這牌子拿出來囉。
攝影師在替現場的三個Marines照相,我在一旁偷拍。

要讓客人們玩得盡興,酒和美食是不能少的。婚禮的晚餐是自助餐,選擇不多但每樣菜都非常美味。其中主菜的豬肉還是史帝夫的媽媽自製的,這裡的居民自給自足的精神實在令人敬佩。現場除了啤酒,還有許多紅酒讓人做選擇。史帝夫的叔叔在密西根開酒莊,也帶了自家產的各式葡萄酒、檸檬酒、蘋果酒等等。

現場還有個貼心小提醒,告誡大家不要酒後駕車。但提供的電話號碼不是當地的計程車公司,而是這位”Ride Guy”。原來他是Whitefish當地居民,因為有次酒駕被罰,決定成立一個協助大家酒後回家的乘車服務。最誇張的是,這項服務是免費的,坐車的人可以依自己的意願給小費,但不免強。這種事真的只有在這種純樸的小鎮才有可能發生。

原來史帝夫來自這麼美麗的小鎮,難怪現居舊金山的他每天都在抱怨加州。我曾問他,蒙大拿這麼漂亮、空間這麼開闊自由,為什麼要離開這裡,跑去舊金山。他半開玩笑的說:「對呀!我從來不應該離開的。」在Whitefish,他覺得每天看到的都是相同的人,沒有隱私,也沒有新鮮感,但是到了大城市後才漸漸體會到小鎮可愛的地方。想想我也是這樣,離開台灣後才覺得台灣有很多很好的地方。但也因此,現在每當我回台灣,都更能把握當下、欣賞它可愛的地方。

The ride guy
The “Ride Guy” 的電話就在餐會入口,提請大家不要酒後駕車。
Wedding buffet
晚餐提供的燉肉、沙拉、麵包、義大利麵。看似簡單的料理卻每樣都好好吃,我一個人吃了兩盤。會場還貼心提供名牌讓大家繫在自己的酒杯上,才不會拿錯了。
啤酒卡車
婚禮提供了一卡車的啤酒,這麼多啤酒,到了婚禮結束時也是一滴不剩呢。
即使是夏天,Whitefish的晚上還是挺冷的,幸好婚宴會場有個營火區提供毯子取暖。會場還有一個小舞池和攝影棚供大家玩樂。

晚上大家喝多了就開始拍一堆搞怪的照片,從這些照片可以看得出這裡的人參加婚禮打扮真的挺隨興的。婚宴結束後,我們和史帝夫一群朋友又到他們Whitefish鎮上續攤。

Whitefish的downtown非常小,基本上只有一條主要街道,與其兩側的商店和餐廳。整個鎮上沒幾間酒吧,所以所有的年輕人幾乎都聚集在一塊。由於Whitefish鄰近加拿大邊境,除了當地人以外,也有許多被美國的低稅率吸引而來的加拿大觀光客。但除此之外,路上沒見到其他觀光客,也許是因為大多的觀光客都住在較大的鄰鎮Kalispell。

在酒吧裡,我們又遇見好多史帝夫認識的人。蒙大拿人聊天談論的話題,和城市人不太一樣。他們喜歡講釣魚時發生的趣事、被困在大雪裡的經驗、在派對裡喝醉的糗事等等。我這個來自亞熱帶國家的城市小孩,說實在的插不上甚麼話。但這對我來說,也是個學習不一樣的生活型態的機會。例如,他們夏天喜歡到河邊露營,秋天是打獵季節,冬天則會舉辦雪橇派對等等。從他們的談話中,可以感受到他們對生活的熱愛。

台灣人常常用「好山好水好無聊」形容一些美麗卻偏遠的地方,但我覺得這是我們的想法,因為在我看來,蒙大拿人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活動,比我們還要懂得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