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克林橋(Brooklyn Bridge)散步地圖 | 紐約日誌

搬來紐約已經五個月了,但我和Walter都忙於工作和課業,很少有時間來探索紐約。說完全沒時間是騙人的,但紐約去哪裡人都好多,放假我都只想窩在家裡躲避人潮。

搬來紐約之前,我從沒想過我會這麼討厭住在這裡。幾年前的我,明明很嚮往這種大城市的。應該是這幾年鄉下地方跑多了,加上年紀漸大,我開始比較喜歡有空地和有大自然的地方。

不過既然都搬來了,還是要趁這個機會多看看,畢竟我們不會長住在紐約。這學期,我下定決心要多出去走走,多探索一些這城市迷人的角落。

我打算將去過的地方寫成文章,一方面激勵自己多去走走,一方面也可以多了解紐約的歷史人文。想來紐約旅遊的朋友們也可以參考看看^^

布魯克林橋:十九世紀的偉大工程

第一站我決定來拜訪布魯克林橋(Brooklyn Bridge),喜歡歷史的我,當然要來看看這座19世紀的偉大工程。從曼哈頓出發,布魯克林橋的人行道入口就在Brooklyn Bridge – City Hall地鐵站旁邊,順著人潮很快就找到了。

 

布魯克林橋
布魯克林橋是美國19世紀最重要的工程之一,完工時它是全世界最長的吊橋,至今它還是曼哈頓和布魯克林間的重要交通樞紐,遊客也是絡繹不絕。

布魯克林橋跨越了紐約的東河(East River),連接曼哈頓和布魯克林。自1883年完工後,它變成紐約人重要的交通要道,每天輸送150,000輛車和行人往返工作。Walter也是每天騎車過橋上班。

布魯克林橋是第一座用鋼絲繩做成的吊橋,它的設計是混和吊橋(suspension bridge)和斜拉橋(cable stayed bridge)的結構。完工時,它是世界上最長的吊橋,長達486公尺。

布魯克林橋的設計師羅伯林(John Augustus Roebling)是鋼懸吊橋的先驅。出生於德國的他,在柏林學習工業工程後,於25歲時移民到賓州西部試圖當農夫。他的農夫之途並不順利,因此他在賓州的首都哈里斯堡(Harrisburg)找到一分土木工程師的工作,並在那推廣使用電線電纜,成功的建立了電纜廠。

此時,他在吊橋設計上也開始獲得名氣。吊橋在當時已被廣泛使用,但是往往不敵強風和重荷。羅伯林在吊橋技術上有了重大突破:他在橋樑道路兩側增加了桁架,大大穩定了結構。於是在1867年,紐約立法院批准了羅伯林在曼哈頓和布魯克林之間的東河上的吊橋計劃。

不幸的是,在1869年施工開始之前,羅柏林在東河上勘查地形時,被一艘船砸中了腳趾,並於三個星期後死於破傷風。他的兒子,華盛頓.羅伯林(Washington A. Roebline)在父親逝世後接任了總工程師。

布魯克林橋
東河上的風超大!十九世紀中期,要在強風中建造這麼大一座吊橋,需要非凡的工程設計與勇氣。

充滿險境的工程

布魯克林橋
這座堅固的橋,是工人們花了14年,冒著生命危險一點一滴蓋起來的。

為了建造堅固的橋墩,工人必須在「沉箱 (caissons)」裡工作。沉箱是用木頭建成的河底密室,他讓工人們能在河裡挖掘河床。這些氣密的房間被巨大的花崗岩塊固定在河底,並灌入加壓空氣以將河水隔絕在外。

在那的工人大多是移民,他們用鏟子和炸藥清除河底的泥土和巨石。日復一日,隨著工人們越挖越深,沉箱一點一點地往下接近基岩。當他們達到足夠的深度 (在布魯克林一側約13公尺,在曼哈頓一側約23公尺),他們再由河底鋪設花崗岩,一層一層直到他們回到地表。

沉箱 (caissons)
這個圖是「沉箱」的示意圖。工人們在河裡密閉的木箱裡挖掘土壤,挖得夠深後,再一層層鋪上花崗岩。

即使沒有致命危險,沉箱中的工作環境非常糟糕,炙熱的高壓空氣讓工人們產生劇烈頭痛,皮膚瘙癢,流鼻血和心跳減緩。然而,有可能致命的,是往返東河深處的過程。用來輸送工人們往返沉箱的,是一種叫做”airlocks”的鐵罐子。當airlocks下降到河裡時充滿了高壓空氣,這空氣使得工人們能夠在沉箱中呼吸並且防止水滲入,但它也將高量的空氣溶解到工人的血液中。當工人浮出水面時,他們血液中溶解的氣體迅速釋放,導致一系列稱為「沉箱病」的症狀。

這些症狀包括:關節疼痛、癱瘓、抽搐,麻木、言語障礙,在嚴重的情況下會導致死亡。100多名工人患有這種疾病,包括華盛頓羅柏林本人。工程之中,沉箱病奪走了數名工人的生命,而其他人則死於較常見的建築事故,如崩塌、起火、和爆炸。

到20世紀初,科學家們發現,只要減緩airlock下沉到河底的速度,便能減緩工人的不適,完全防止沉箱病。在1909年,紐約的立法通過了國家的第一個沉箱安全法律,以保護在哈德遜河和東河下挖掘鐵路隧道的工人。

布魯克林橋正式開通

1883年5月24日,布魯克林大橋正式開幕,成為歷史上首度連接曼哈頓和布魯克林的橋。布魯克林橋被稱為「世界的第八大奇蹟」。在其完工幾年後,它仍然是西半球最高的建築物。它連接了布魯克林和曼哈頓兩個大城市,使得各大城市之間的聯繫更加發達,也因此改變了紐約市的歷史。 1898年,布魯克林市與紐約市、史坦頓島和幾個農村正式合併,形成大紐約。

從布魯克林橋看曼哈頓的景色十分壯觀。據說在布魯克林橋開通的第二年,有位政治家還帶領21頭大象過橋,證明它很穩。

讀完布魯克林橋的建造史,不禁讓我對它肅然起敬。要突破19世紀的建築技術,在這麼險峻的環境下搭起一座前所未有的橋,是多麼需要勇氣的一件事!我最喜歡美國的地方,就是它願意給所有人機會,因此總是吸引很多懷抱夢想的人。比起台灣或其他亞洲國家,美國的教育確很鼓勵創新思考和不斷挑戰現況,這也是我來美國這幾年收穫最多的地方。

Statue of Liberty from Brooklyn Bridge
從布魯克林橋還能看到遠方的自由女神像!

布魯克林橋周邊

布魯克林橋周邊還蠻漂亮的,很推薦天氣好時在附近走走。

New York City Hall
紐約市政府:在Brooklyn Bridge – City Hall地鐵站一出來的地方有個小小的市政府公園,紐約市政府和布魯克林橋的入口處都在附近。
South Street Seaport Museum
我們走著走著還經過了這個South Street Seaport Museum,應該是個關於港口的歷史博物館。我們沒有進去,但我覺得它門口的燈塔很可愛。
DUMBO, Brooklyn | 布魯克林橋
走過布魯克林橋來到布魯克林的DUMBO區。這邊其實也有很多餐廳和酒吧,價位比曼哈頓低一些,因此吸引許多年輕人,夜生活不輸曼哈頓。

Felice 15 Gold St – 義式餐廳

我們趁著紐約餐廳週(Restaurant Week),來試試一些新餐廳。餐廳週是美國很多城市都會推出的活動,參與的餐廳會在活動期間內推出套餐。每個城市價位不同,紐約市是午餐$29,晚餐$42。

我們隨意選了一間布魯克林橋附近的餐廳吃中餐。我覺得這家還不錯,開胃菜+主餐+甜點只要$29,而且份量大到吃不完。我對美食沒有特別有研究,我是覺得餐廳週來真的很划算,但平常不會刻意來這裡吃。

我的開胃菜是義式焗烤茄子,分量還蠻大的,這個吃下去我就快飽了。
朋友點的燉牛肉,肉質超嫩,感覺應該燉了十個小時有吧!這道大推!
義式香腸義大利麵,好吃但沒特別出色。
甜點有提拉米蘇和奶酪兩種選擇,我們各點了一個,都很好吃。

在這裡附上餐廳的網址,http://www.felice15goldstreet.com/

希望大家喜歡今天的紐約散步地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