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哈維沙漠、約書亞樹國家公園遊記 | 加州旅遊

今年三月我和Walter拜訪了加州的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我決定將這篇遊記當作我的第一篇網誌,因為這趟旅行描述了我和Walter平常的旅行模式 — 那就是公路旅行、探索國家公園和嚴重地睡眠不足。

莫哈維沙漠對台灣人而言比較陌生,因為它雖然在加州,卻不像優美聖地、好萊屋那麼有名。不過莫哈維沙漠其實常常在電影中出現,尤其是有關「墨西哥」的場景,很多其實都是在莫哈維沙漠拍的。怎麼看的出來呢?原因是電影裡常出現的「約書亞樹」是莫哈維沙漠境內的「約書亞樹國家公園」(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的特有植被。雖然這片沙漠鮮為人知,它多元的生態和景色並不輸其他旅遊景點。

我們計劃這趟旅行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Walter一直很期盼帶我去加州的沙漠,因為那是他在美國海軍陸戰隊(The 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駐紮時的營地。他一直說要帶我參觀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所在的Twentynine Palms、約書亞樹國家公園,以及他的美生會(Freemason)會所。沙漠充滿了Walter的回憶,即使大多數的回憶都是烈日下在軍營受訓的悲慘回憶。他的軍人朋友們對莫哈維沙漠都沒甚麼好印象,當他們們聽到我們要去那裡玩,他們都不解地問道:「為什麼?! 那種地方有甚麼好去!」

但對我這個從沒看過沙漠的人而言,言語不足表達我的興奮!我雖然去過加州幾次,但都是在舊金山、洛杉磯等大都市。我從來沒去過加州的郊區,所以我很好奇我們常聽到的西部牛仔和美國西部的荒野到底長甚麼樣子。我雖然跟大眾文化有點脫節,但去加州的沙漠很難不聯想到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星際大戰》中路克的塔圖因星球和六零年代的查爾斯曼森(Charles Manson)謀殺案。

這次趁著Walter放春假,我便向公司請了一天假,利用連假三天從費城飛到洛杉磯往返。

行程大綱

3/5 費城機場 → 洛杉磯機場

3/6 洛杉磯 → 約書亞樹(Joshua Tree, CA)

3/7 Twentynine Palms, Pioneertown,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 → 回到洛杉磯

3/8 洛杉磯閒晃,然後由洛杉磯 → 費城

這個地圖是我們這趟旅行經過的所有景點。我們從洛杉磯開到約書亞樹,過一夜後隔天再前往鄰近的城鎮─29 Palms, Pioneertown, 和約書亞樹國家公園。這些景點都坐落在加州62號公路上,以Yucca Valley為沙漠區域內最大的城鎮。

跋山涉水到沙漠

Cars covered in snow in Philadelphia
我們公寓的停車場,在我們出發當日是這樣的場景。

說我們歷經千辛萬苦才抵達莫哈維沙漠真的一點也不誇張,因為這趟旅行的開場便是一連串的災難。我們出發的當日早晨一場暴風雪襲擊費城,於是我們的班機被迫取消。我們被換到晚一點的班機,但是卻無從前往機場。因為火車全都誤點,連計程車也供不應求,最後我們只好冒著風雪自己開車到機場。開車經驗還不滿一年的我有時候在路上開車都有點緊張,更不用說在大雪中開車了。剛開始我真的很害怕,覺得這麼危險乾脆不要去好了。但沒想此時Walter拿出他賽車訓練學的技術,在雪中駕駛還能來去自如。看著路上其他搖搖晃晃的車,我發現原來我們自己開車才是最安全的。

在台灣長大的我從來不必忍受大雪的摧殘。在波士頓住的幾年因為住的離學校很近,所以就算下雪還是能用走的到目的地,也就沒覺得下雪有多不方便。是自從搬到費城來我才真正感覺到住在亞熱帶國家有多麼幸福。不僅僅是因為我討厭冷天氣,而是因為時間對我來說是最寶貴的資產。住在費城每逢下雪,出門前總要花十幾二十分鐘把車從雪堆裡挖出、暖車,當終於上路後還要被卡在車陣中,因為下雪天常常因發生事故而封路。時間就這樣在塞車中流逝了。雖然我很珍惜我因為下雪而得到的經驗,也因此學會如何變成更安全的駕駛,我還是沒辦法眼睜睜地看著我的時間就在下雪天中逝去。只能說此地不宜久留,體驗過就可以離開了!

Car covered during snowstrom in Philadelphia
我們的愛車 ─ BMW 528i 後輪驅動的旅行車(Station Wagon)。後座超過1.8公尺的空間讓我們旅行時也能舒服地睡在車裡。

我們抵達費城機場時已經錯過登機時間了,而機場的服務人員態度又很差的三催四請才出面幫我們處理機位。說實話,在美國有時候真的要態度強硬一點別人才會正視你。美國是個個人主義很強的國家,沒有像亞洲那種「客人至上」的觀念。不是說要當奧客,但是對於你的權利要據理力爭,不然很多懶散的美國人能不做就不做,還不時給你臉色。我並不是要以偏概全說美國人懶惰,只是遇到這種情形的機率比台灣高一些,只能說這是個人主義的副產品之一。在美國生活當然也有很多比台灣好的地方,我的態度一向都是「擇其善著而從之,其不善著而改之」。

當我們終於抵達洛杉磯時,我們已經比我們的預定行程晚六小時了。我們在Walter家小歇一會後,便起身前往Joshua Tree, CA。Joshua Tree, CA是莫哈維沙漠裡的一個小城,與樹種「約書亞樹」齊名,因此我寫Joshua Tree, CA比較不會混淆大家。

從洛杉磯到Joshua Tree, CA大約是三小時的車程,我們原本盼望一趟順遂的車程,想像在人煙稀少的沙漠中,美麗的沙漠夕陽投射在約書亞樹上,我和Walter在公路上一路奔馳。

想不到塞車竟然塞的一蹋糊塗!Walter一直碎碎念說,他在軍中的那四年,從沙漠和洛杉磯之間往返近百次,從來沒遇過這麼洶湧的車潮。事後我們詢問當地居民,他們說這是典型的週五車潮,當所有洛杉磯的人都湧向鄰近的沙漠渡假村渡過週末。Walter之所以沒有遇上塞車,是因為他和大家開的都是反方向 ─ 他週五回洛杉磯,周日回到軍營。

Traffic on interstate 10 to Palm Springs, CA
10 號州際公路東向通往熱門的度假城鎮Palm Springs, CA 以及較鮮為人知的沙漠城市像是29 Palms。

三小時的路程變成四小時,而我們也錯過了浪漫的沙漠夕陽。當我們出10號州際公路(Interstate 10)進入62號公路(Route 62)時,路況終於有些好轉。在Route 62上一路向東行駛,你會經過鄰近的最大城鎮Yucca Valley,並看見許多大型連鎖商店和餐廳。但當你繼續向東方前進進入Joshua Tree地區,漸漸地由鬧區變成小城,公路邊零星散落著一些小店。

當天空中的最後一道餘暉逝去時,我們終於抵達Joshua Tree。雖然旅途勞累,但迎接我們的是我從沒見過的沙漠月亮。一枚巨大的金黃色月亮剛剛從地平線上升起,看起來離我們好近。在城市裡很少能看見離地平線那麼近的月亮。當我正思考著關於宇宙和人類的天文成就時,我們的GPS劃破了沉默,喊道:「在泥土路上右轉!」Walter一震急轉彎差點錯過我們的路口。突然之間,我們發現我們在塵土飛揚的沙漠中行駛。

Dark desert road in Joshua Tree, CA
未開墾的沙路通往人們的信箱和房子!

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的車燈,這裡的路是一片漆黑。第一次來到沙漠的我對眼前的景色十分的敬畏,除了沙子和少許的植物,這片土地一無所有。看見沿路散落的幾棟房子使我更加震驚,因為這片沙漠看起來一點都不適合居住。我去過一些很偏遠的地方,像是蒙大拿州(Montana),賓州中北部,和瑞士鄉村地區並且見識當地人的生活方式,但是不管我去過多少地方,美國總是充滿驚喜,很少有一個國家像美國一樣能夠包含這麼多元的自然景觀和地理人文。

Mojave Desert shrub and moon
手機的相機無法捕捉未受光害干擾的沙漠明月。

我們接著又轉了幾個彎,當我們開始懷疑GPS到底可不可信時,我們抵達了當晚下塌的營地 ─ Bonita Domes。和Walter旅行我們很少訂飯店,通常旅程不長的話我們就睡車裡。但是這次Walter上了Airbnb 訂了一個「包」,因為他開過這些圓頂屋好幾次,但從來不知道它們到底是什麼。

這些圓頂屋有點難以形容。它們長的有點像蒙古包,但是適用類似陶土的質料建成。這些小屋看起來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反而比較像是《星際大戰》中路克的家。當我們抵達時,小屋的主人Lisa已經在門口等我們了。她很慷慨的帶我們參觀整個營區並帶領我們到我們的小圓屋。她說所有的小圓屋都是她自己蓋的,她用泥土和水泥混合而成蓋了一系列的小屋,因為她想要一個簡單又貼近自然的家。

Bonita Domes - Luke Skywalker's home
路克 ‧ 天行者讓我們在沙漠中過一晚。

我們是當晚唯一的房客,所以即使這趟旅行讓我們身心疲憊,我們無法放棄獨佔著個地方的機會,還是忍不住開始探索這片土地。Bonita小屋坐落在主要公路旁的一個小山丘上,所以我們可以同時欣賞Joshua Tree市區的夜景和美麗的星空。

Stars and Joshua Tree night scene
從涼亭地小吧檯和廚房可以遠望Joshua Tree的夜景。涼亭旁邊是個小型的營火區。

我們試著捕捉星空下的小圓屋。滿天的星星、沙漠的微風、和遠方郊狼的嚎叫,這簡直是一趟露營之旅。

Bonita Domes
用我們站不穩的腳架拍攝夜景總是有點困難。長期曝光造成相片中的些許模糊,我們還需要多練習。

到了白天我們拍了一些比較清楚的照片。小圓屋的木門分成兩部分,上面的門可以摺下來變成氣窗。小屋的內部不大,我們兩人和行李差不多就把整個包佔滿了。

Setting up camera
我正在架設腳架和相機。

Bonita Domes - pod

Bonita Domes Pod Inside
打包完畢,有人卻捨不得離開舒適的小圓屋。

這裡白天和晚上看起來很不一樣。我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們小屋後方像是土堆的結構竟然是赤裸裸岩石山。我看著眼前待我探索的沙漠,想說反正今天在沙漠中一定會玩得滿身是灰,乾脆別洗澡趕緊探險去吧。於是我趁Walter洗澡的時候,在附近散步拍了些照片。

Walter and pods
Walter穿著他以前的軍人制服和軍靴,準備離開Bonita Domes了。

這裡的浴室、廁所、和廚房雖然是共用的卻很乾淨。沙漠的早晚溫差大,晚上還是頗冷的。於是Lisa在營火區放置了木柴和毯子,讓大家可以生火取暖。

Bonita Domes shower
整個營地充滿了裸土製成的雕像作品。一個美人魚守護著Bonita Domes的洗澡間。
Joshua Tree morning
白天的小吧台。可惜我們沒有時間留在這吃早餐。

我起身為這些看起來像牛魔王的火焰山的山拍照。Walter說他們在海軍陸戰隊受訓時,曾在相似的山裡過夜!沙漠裡的陽光很熾烈,不戴墨鏡的話眼睛幾乎睜不開。出乎我意料,三月的沙漠並不熱,我們整天都一直灌水,深怕會脫水,結果一天下來根本沒流幾滴汗。Walter還說我沒有體驗到在沙漠裡汗流浹背又飢渴難耐的那種感覺真是太可惜了。

Joshua Tree rocky mountains
看起來像地獄般的山。

Eva and rock mountains in Joshua Tree, CA

Desert road in Joshua Tree, CA
沒鋪柏油的沙子路其實很好開,它們彷彿在邀請我們一起探索沙漠。
Cactus in Joshua Tree, CA
沙漠的春天非常活躍,植物呈現一年當中少見的綠。

走進回憶 ─ Twentynine Palms

在我們離開營地並吃完早餐後,我們的沙漠之旅終於正式開始了!我們首先前往的是位於Twentynine Palms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每次Walter和他的軍人朋友們聊天,三兩句話就一定會提到這個地方,今天我總算可以親自拜訪了。一路上Walter指出他以前常去的餐廳、他去過的刺青店、和他常走的秘密通道。行駛在寬敞的公路上看著兩旁高大的棕梠樹,我聽著他淘淘不絕地說著以前軍中的趣事,好難想像在我們認識之前他曾過著如此不同的生活。

Twentynine Palms, CA Welcome signs
在29 Palms海軍陸戰隊營地駐紮的是第七團(7th Regiment)。
Twentynine Palms, CA Welcome signs 2
Walter和我在Twentynine Palms的入口。

從Joshua Tree的方向行駛,我們由Route 62左轉至Adobe Road,而海軍陸戰隊的基地就在馬路地最底端。十分鐘的車程一路上風景算不上地別漂亮,但是能夠在大晴天下在寬廣的公路上筆直前進,我還是心存感激。畢竟美國東岸很少能遇到這麼好地天氣和這麼直的路。

Backroads to Twentynine Palms CA
這些沙漠路段很少下雨,但每逢降雨,它們便很容易造成水災。

由於Walter已不再是現役軍人,我們無法進入軍營,但在回來的路上Walter帶我去他以前常開的小路。比起Route62,小路上車明顯少了很多。除了能避開塞車以外,空曠的小路上沒有建築物的遮蔽,讓人更能體驗沙漠的廣大。

拜訪美國的拓荒史 ─ Pioneertown

Huge cactus in Pioneertown
很難想像最先往美國西部開墾的探險家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仙人掌是什麼樣的心情。

Pioneertown是四零年代時為好萊屋電影所建的拍攝場景,所以並不是真的很有歷史意義,說穿了就是個觀光景點。話雖如此,從Yucca Valley開往Pioneertown的沿路風景壯觀的讓我覺得不虛此行。況且能夠遊走在仿美國西部的城鎮的機會也得來不易。

Pioneer Road - beautiful drive
從到62號公路開往Pioneertown,沿途的景色十分令人著迷。

我們從29 Palms沿著Route 62往西開,再由Yucca Valley開向Pioneertown Road。蜿蜒的Pioneertown Road長5 miles (約8公里),沿途景色非常漂亮!兩旁的山丘堆滿了岩石和零星的植物,令人不禁對那些植物肅然起敬。畢竟這裡的生物都是在非常嚴酷的環境下生存。他們不僅要忍受夏天炙熱的陽光和冬天的暴風雪,乾季時還容易起野火,雨季時則易淹大水。

這裡的景色實在太特別,我們不禁停了幾次下車拍照。

Rock mountains on Pioneer Road
春季十分,綠色的植物和土黃的沙丘形成強烈對比。
Walter and rock mountains on Pioneer Road.
這顆腐朽的樹在一片綠意中顯得十分突出。
The tree of death on pioneer road
Walter說沙漠裡一年之中很少能看到這麼多綠意。

Pioneer road & rock mountains

我對Pioneertown的第一個印象是噠噠的馬蹄聲。隨著我們跨越欄杆抵達Mane Street,馬蹄聲和人的耳語聲也漸漸清晰。這裡西部城鎮的布景和騎著馬的牛仔立即把我們帶回1800年代,我覺得我們應該也要打扮成西部風的!

Pioneertown Old West town
充滿西部風的雜貨店,旁邊還停了一輛很像Oregon Trail (Oregon Trail是美國西部拓荒時代通行的主要道路之一)的馬車。
Pioneertown big cactus
這仙人掌至少有五、六公尺高!
American cowboys in Pioneertown
牛仔們騎著馬漫步。

我一向都覺得如果我能選擇要在哪個時代生活,我會想活在16、17世紀的大航海時代去探索新大陸,或是在未來22世紀探索外太空。但如果能當一個到美國西部拓荒的探險家也是不錯的選擇。我很喜歡美國歷史,因為美國不僅建國不久,它還是一個由移民所建立的國家。也正因為這樣的冒險基因和勇於探索的文化,使得美國人更願意冒險、捍衛他們的信念、和追求自由。相較之下,亞洲社會的集體意識較重,因此我格外珍惜這些美國價值觀。

我們在Pioneertwon沒有停留很久,但我很開心我們有來這裡,因為它讓我更了解西部歷史以及西部小鎮的樣貌。

Town jail in Pioneertown, CA
Walter闖太多禍,因此我決定把他關進小鎮的監獄,讓警長決定該怎麼處置他!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road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的道路維護的很好,公路的兩側散布著樣貌奇異的約書亞樹。

我們在莫哈維沙漠的最後一站是「約書亞樹國家公園」。身為國家公園的愛好者,我和Walter旅行時總是會拜訪新的國家公園,也因此這裡是我最期待的景點。在洛杉磯長大,又在29 Palms駐紮的Walter已經來過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好幾次了,對他來說,這裡就像他家後院一般。

他跟我說過很多他在這裡的故事,例如有次他和他海軍陸戰隊的朋友在這裡找到一個廢棄的礦坑。漆黑的礦坑裡伸手不見五指,他們只能利用相機的閃光燈短暫地看到礦坑內的情景(當時還沒有iPhone )。最後他們怕在下面待太久會缺氧,所以決定回頭。但聽完這些冒險故事,令我對約書亞樹國家公園越來越期待了!

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原本只是個National Monument(算是美國的紀念地標),它一直到90年代才升級為國家公園,但當地居民還是一直稱它為”The Monument.”

這座國家公園有三個主要入口,Walter以前都是從北邊的29 Palms入口進入,我們這次則是走西邊的入口,因為我們是從Pioneertown的方向過來。

那天正值星期六,因此國家公園充滿了遊客。在Walter排隊買票時(因為Walter有軍人身分證,因此我們去國家公園都不用付錢),我在遊客中心看了一段三十分鐘長的紀錄片。紀錄片初步介紹了這座國家公園,並講述了這裡脆弱的生態系統。約書亞樹國家公園其實是由兩座沙漠組成—西邊的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和東邊的科羅拉多沙漠(Colorado Desert)。兩座沙漠以海拔3000英尺處作為分界,並有著迥然不同的生態系統。

較高的莫哈維沙漠位於海拔3000英尺之上,並以「約書亞樹」為特徵。一開始我不知道這些樣貌怪異的約書亞樹有多麼脆弱,因為整座沙漠到處都可以見到它們的身影。但是紀錄片解釋,約書亞樹只有在冬天結冰過後才會開花,如果那年冬天不夠冷,約書亞樹便無發開花授粉。即使開了花,世界上也只有一種蛾可以傳播它們的花粉。約書亞樹和Yucca Moth(蛾)之間的共生關係非常容易受到氣候變遷影響。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約書亞樹要受到保護,我也更懂得欣賞他了。自從我們踏進公園後,周圍的約書亞樹比公園外的大上許多倍。我們跟一顆超大的約書亞樹照了相。

Huge Joshua Tree a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約書亞樹可以長到12公尺高!國家公園裡有數以萬千的約書亞樹,這棵是我們在主要公路上看到最高的一棵。

這趟旅行,我們有幾個想去的點,像是Keys View, Barker Dam, Hidden Valley等等。但是經驗告訴我們,旅行中最棒的部分往往是景點與景點之間發現的東西。像有次我們在北卡羅萊納州郊區意外發現一整片野生黑莓,或是在猛瑪洞窟國家公園(Mammoth Cave National Park)找尋河川時,無意間滑進泥巴裡弄得全身髒兮兮。因此每當我們旅行時,只要發現有趣的地方,我們都會恣意停留。

下一個景點就是屬於這種意外的發現。當我們在公園裡的公路上行駛時,我們在一堆石頭山(公園裡到處都是)旁停了下來。我們想如果爬到山上,看去的風景應該會很壯觀。

我覺得這些石頭堆的形成也十分有趣。基本上他們是火山活動的結果,當石頭往上推擠,它們和地下水不斷摩擦,使得尖銳的角落被磨平。最後表面的土壤受侵蝕而消失,只剩下我們現在看到的石頭堆。

Pile of rocks in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準備好要挑戰它了!

我們爬的這堆石頭是由比較小的石頭堆成的,因此不需要任何攀岩裝備便可以爬(就算給我攀岩工具我也不會用)。不過公園裡有很多專業的攀岩人士帶著他們的裝備來爬比較大的石頭。

Climbing rocks a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我們的軍靴在爬岩石時抓地力非常足夠,我這雙軍靴是Walter的軍人朋友送我的。

Walter climbing rocks a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在這裡爬石頭、穿越石頭間的縫隙非常好玩。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國家公園爬上爬下,但每當我必須跳躍過兩顆間距較大的石頭時我還是會緊張的雙腳發抖。我覺得每次到野外旅行,我都需要花點時間喚醒「另一面的我」。在野外探險一開始都會有點可怕,可是當我跳出第一步時,恐懼馬上就變成:「耶~~我都忘了這有多好玩!」秘訣就是你不能想太多,因為一切恐懼都是自己造成的。奇妙的是,每次到野外探險後,我都會變得對自己更有自信。

很多人不了解戶外活動可以增強心志。我覺最能增加自信心的方法便是「克服恐懼」— 不論是跳崖、跳傘,或是任何讓你害怕的事情。人生本來就是充滿挑戰,沒有人可以樣樣行。因此重要的是擁有能夠面對任何挑戰的自信心。經驗可以一直增長,但真正的自信只能從自我挑戰中獲得。

In between rocks and cracks in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沙漠中太陽好大,我在石縫中乘涼。
Walter climbing rocks
這張照片中可以看得出石頭的表面十分粗糙,因此它們很好爬,一點都不滑。
Walter pushing huge rock
在沙漠中探險一定要帶水,我們的褲子裡都各塞了一瓶水。Walter需要補充很多水分才推得倒我頭上的石頭!
Eva climbing rocks a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我們叫我們穿的褲子”man pants”,因為穿上它們後男人味十足XD

我們終於爬上石堆的頂端,風景果然很美!

View of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from high up
放眼望去無數的約書亞樹遍布整片公園。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landscape

對我而言,爬這些石頭是這趟旅行最好玩的一刻,因為用汗水換來的美景總是格外美麗。

文章接下來的部分是我們在國家公園其他景點拍的照片。

Keys View

這裡是一個於海拔5000英尺處的觀景台,這裡你可以看到美麗的山脈和沙漠。

Keys View in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在國家公園後方山脈的是San Jacinto Mountains。
Eva at Keys View, Joshua Tree, CA
這裡美麗的風景讓我聯想到在美國另一端的Acadia National Park的景色。

Walter throwing a rock at Joshua Tree Keys View

Barker Dam水壩

這個水壩是在1900年代,為了畜牧和採礦所建。這條受歡迎的步道人潮很多,因此我們在20分鐘內,用跑的逛完了這條1.6公尺長的步道。

Barker Dam,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拓荒者的生命之泉。
Barker Dam at Joshua Tree, CA
過去不同的水平面高度在石頭上流了痕跡。
Walter and Barker Dam
Barker Dam是一個經歷過風霜的人工水壩。

午後的陽光灑在石頭上十分美麗,我們在Barker Dam附近又爬了一些石頭。

Barker Dam nature trail sunse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rock climbing
Barker Dam的步道難度不高,是設計給一般遊客和家庭的。但若是繞道而行,附近也有很多可以探險的地方。

仙人掌花園 – Cholla Cactus Garden

Cholla仙人掌花園(Cholla Cactus Garden)是我們在失去日光之前最後一個景點。我們前面花了太多時間攀岩,而且各景點之間都間距好幾公里,因此我們必須全速趕到這裡才能看的到夕陽。夕陽灑落在仙人掌上真的很美,沒有比在充滿仙人掌的沙漠中看夕陽還浪漫的事了。我深深為周圍和我一般高的仙人掌所著迷,我能想像它們開花時一定超美的!

Cholla Cactus Garden in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Cholla仙人掌花園周圍被山脊環抱,在夕陽時分更是形成一種獨特的氛圍。

Cactus Garden in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Cholla Cactus Garden during sunset

Human height cacti at Cholla Cactus Garden
這條步道我們可不會隨便偏離。

Walking among cacti at Cholla Cactus Garden

當夕陽漸漸消失,我們也開始起身返航。我們倆都還流連忘返,Walter提議我們往北開三個小時到死谷國家公園(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距離我們飛回費城的班機還有24小時,所以理論上是行得通。可是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回家,花點時間陪陪Walter的家人。況且,死谷國家公園是我最想去的國家公園之一,我希望我們造訪時可以有足夠的時間慢慢探索。Walter的家人就在洛杉磯,我知道我們未來還有很多機會造訪死谷。

我們從北面的29 Palms出口離開國家公園,在我們回洛杉磯之前,我們迅速地拜訪了在29 Palms的「Palms Restaurant」。Walter想帶我去這個他曾造訪過一次的古怪酒吧。這個酒吧有點隱密,從Adobe Road往海軍陸戰隊基地的方向開去,要在Amboy road右轉,然後一直開直到看到招牌。這條道路非常陰暗,感覺有點詭異,很像Eagles的歌「Hotel California」的開頭。好險「Palms Restaurant」的招牌在黑暗中顯得更加明亮,應該沒有人會錯過。

The Palms Restaurant at 29 Palms, CA
Hotel California 歌詞”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on my hair…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it led to The Palms Restaurant!”

我在來這間酒吧的途中上網搜尋了一下,很多人描述它像David Lynch的電影。雖然開往這裡的路上有點詭異,但酒吧內卻出乎意料的活潑熱鬧。室內的電話亭、販賣的手工T-shirt和沙漠裝潢彰顯了這間小店的特色。我和Walter各點了一杯啤酒,享受我們在莫哈維沙漠的最後一刻。

當我們走出酒吧時,我們都被眼前的景色所震驚了 — 黑暗的天空裡撒滿了明亮的星星。我們用手機的手電筒照亮周圍,試圖拍下滿天星空,但是效果不是很好。通常當我開始思考這龐大的宇宙時我就會覺得很頭痛,但今晚在舒服的沙漠涼風下,我決定別想太多,讓這美麗的星空為我們的沙漠之旅畫下完美的句點。

Palm tree and starry night at Twentynine Palms, CA
獵戶座的三顆腰帶非常明顯。在城市裡看的到的星星用數的都數得出來,這裡卻不行。

隔日早上六點鐘,我們回到了白雪覆蓋的費城,時間剛好趕得及讓我去上班。很多人無法理解我們的旅行模式,以及為何感覺我們總是在旅行。我們的時間沒有比別人多,但是我們努力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沒有人喜歡一下飛機就馬上去上班,但是為了旅行我願意一次又一次的犧牲睡眠。我很高興我們去了加州,也學到了很多莫哈維沙漠的歷史、生態和當地人的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